补借条_支付宝补借条有风险吗,支付宝补借条被骗

补借条

第一篇:《借条若补别“还原”》

第二篇:《原告胡xx与被告郭xx民间借贷纠纷一案》

原告胡xx与被告郭xx民间借贷纠纷一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1)楼民速初字第49号

民事判决书

原告胡xx,男。

委托代理人薛xx,湖南昌言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郭xx,女。

原告胡xx与被告郭xx民间借贷纠纷一案,原告于2011年4月28日诉至本院,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李贺雄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书记员刘凡担任庭审记录,原告胡xx及其委托代理人薛xx、被告郭xx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10年8月,原告与被告在一次会议上相识,之后几次相聚,两人比较投缘便成了朋友。在12月份时,被告邀原告一起合伙做玉米生意,原告因别的原因没有与被告合作,后来被告找原告说要40万元本钱,资金少了,要原告借10元给被告周转,说过年时是旺季,只要一个月,资金就会回笼还给原告。原告想都已经是朋友了,觉得被告人还不错,又刚好在楼区法院执行到了15万元执行款,便答应了借10万元给被告。于是在2011年元月16日下午,被告带原告一起来到了中国银行友谊分理处取钱给被告,因取10万元金额比较大,需要本人身份证才能办理,原告出门时忘记带身份证,只好将10万元分批取,在友谊分理处取4.3万元给被告时,原告要被告打一张10万元的借条,约定了还款期1个月,月息2分,同时原告向银行柜台借了印油给被告在借条上按了手?V螅桓娴搅酥泄心辖蚋鄯掷泶θ?.9万元,存入了被告的账上,随后又到中国银行步行街分理处再取了8千元也存入了被告账上,分三次?⒋妫布?0万元。事情办完在步行街吃完饭后,原、被告又一起来到了桥西汉森对面的xx商务会所喝茶,被告的几个同学高洋他们在

一个房间打牌,原、被告单独坐在另一个包厢里喝茶,两人面对面坐着,当时包厢里开了空调比较热,原告便将棉袄脱下折了一下放在沙发边,坐了一会儿,被告向原告放棉袄方向的沙发边挪过来挨着棉袄坐着,也把上衣脱下来,盖在胸前,坐了一会,被告说去一趟洗手间,在被告起身去洗手间后,原告发现自己的棉袄被翻动了,连忙把棉袄拿起来摸口袋,才发现被告写的借条和银行卡、存款凭证都不见了。被告上完洗手间回来,原告跟被告讲:“你今天写给我的借条和银行卡、存款凭证都不见了”。被告说:“借条没有了不要紧,钱我还是会还给你的。”原告又跟被告讲:“那你还是补一张条子给我。”被告说:“条子我不能补,莫到时候你来找我要二十万。”原、被告扯了一会,被告的同学高洋过来了,原告仍要被告补借条,并要高洋做被告的工作,但被告仍不肯补借条,只说钱会还,条子不补。僵持了一阵,大约到了晚上10点半左右,原告见没办法了,于是便打电话给楼区法院的钟xx法官,因原告在钟xx法官那里领执行的15万元钱时跟他说过,被告要向原告借10万元钱做生意的事(当时钟法官还劝原告不要把钱随便借给他人),原告想叫钟法官过来作个证,或是劝一下被告,看能否补一个借条给原告。过了十来分钟,钟法官和一个男的一起过来了(事后才知道,跟钟法官一起来的这个人也是楼区法院的法官,叫谈xx),谈法官站了一会就先走了。钟法官来后,原告将事情给他讲述了一遍。钟法官知情后也向被告做工作,要被告重新写一张借条,并在借条上注明以此条据为准,之前的条据作废。被告不否认借钱之事,但仍拒绝补条据。没办法,到了第二天一大早原告便来到楼区法院申请将其存在被告账上的10万元予以财产保全,到11点多钟法官到银行去查账时才发现,被告在10点左右已将钱全部取走了。之后原告多次打电话、发短息给被告,但一提到钱的事,被告就挂电话,信息不回,或是干脆不接原告的电话。实是无奈之下,元月28日原告便向岳阳楼派出所报了案,后觉的是朋友,不想走刑事这种途径,之后原告也就没有再去找派出所。为了要回借款,原告在正月初六、正月十六和二月十四几次去找被告的母亲,其中正月十六是和朋友严明一起

去的,被告母亲知道被告向原告借钱的事,并劝原告,钱被告会还给原告的。现已到了四月底,早已超过了约定的还款期,被告丝毫没有还款之意。原告只得诉诸法院,请求判令被告立即偿还欠款拾万元整,并支付约定的利息,同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被告辩称,被告根本就没有借原告现金10万元,原告也从未向被告出示过借据,借款事实不能成立。至于2011年元月16日通过银行汇至被告账上的10万元,是被告与原告商议后,原告自愿补偿被告生意上的亏损,同时,被告与原告相识后,建立了较好的关系,从2011年3月15日原告发来的信息可以证明,关系非同一般。原告汇款给被告后到法院起诉,是因为,最近被告觉得原告对人不忠,双方感情开始淡薄,被告也不愿意过这种言不正、名不顺的生活。原告是达不到目的后,反咬一口,对双方的约定出尔反尔,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向法院起诉。请求法院在查清事实真相的情况下,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告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交了下列证据:

1、岳阳楼区人民法院民事调解书,拟证明原告借出10万元钱给被告,原告有出借能力。

被告的质证意见是:跟我没有关系。

2、中国银行取款、存款凭证;

3、中国银行监控录像;

上述证据拟证明原告将钱借给被告的事实。

被告的质证意见是:是汇了10万元,是作为赔偿,借款的话应拿出借款凭证,银行监控录像里印泥跟本案无关,钱是赔给我的,不是借的。

4、岳阳楼区人民法院钟新秋法官的调查笔录;

5、岳阳楼派出所的询问笔录;

6、被告母亲的录音记录;

7、严xx的证言;

8、被告妹妹郭xx的电话录音;

9、短信记录;

10、通话记录;

11、法院调查笔录;

上述证据拟证明:1、被告向原告借款10万元的事实;2、证明被告向原告出具了借条,原告不慎将借条遗失;3、原告多次向被告讨要借款,并要求被告补借条,但被告怕到时原告拿到补的借条要被告还20万元为由,一直拒绝补条据,拒绝还款。

被告的质证意见是:对证据4,我当时没有做声,不能证明什么;对证据5,到底是借给我的还是赔给我的,证明不了;对证据6,老人家的意思说是如果欠了肯定会还,但事实是没有欠,老人家年纪大了,不太清楚,母亲也不清楚我和原告是什么关系;对证据7,不认识严明;对证据8,妹妹也不清楚我和原告之间的关系,钱是赔偿的,不是借的;对证据9、10,无具体的事实依据;对证据11,无具体的事实依据,我母亲本来就不清楚我和原告之间的关系,我没有离婚,我不能跟母亲说我和原告之间的关系。

被告为支持其抗辩理由,向本院提供了原告发给被告的信息一条,拟证明原告要跟被告生孩子,原告多次追求被告,被告没有答应。

原告的质证意见为:证据过了举证期限,信息与本案没有关联性,其手机号也不是原告本人手机号。

本院对原、被告所举证据作如下认定:

一、

对原告提供的证据1,被告认为该证据跟自己没有关系,但在庭审中被告对原告汇钱的事实没有异议,该证据本院认定为有效。对原告提供的证据2、3,被告对证明目的有异

议,但未提供相关证据佐证,其异议理由不能成立,本院认定为有效证据。对原告提供的证据4、5、6、7、8、9、10、11,被告未提出合理异议,也没有提出相反的证据予以证明,本院予以采信。

二、 对被告提供的证据,因原告提出超过了举证期限的异议,其异议成立,本院不予采信。

经审理查明,2010年8月,原告与被告在一次会议上相识,之后几次相聚两人比较投缘便成了朋友。12月份,被告邀原告一起合伙做玉米生意,原告因故没有与被告合作。2011年元月16日下午,被告带原告一起来到了中国银行岳阳市友谊分理处取钱给被告,因取100000元金额比较大,需要身份证才能办理,原告出门时忘记带身份证,原告将100000元分批取,在中国银行岳阳市友谊分理处取43000元,在中国银行岳阳市南津港分理处取49000元,随后又到中国银行岳阳市步行街分理处取8000元,均存入了被告的账上,分三次?⒋妫布?00000元。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原告汇入被告账上的100000元钱是借给被告,还是赔偿或者是赠与被告。根据原告提供的证据来看,钱的来源明确,有取款凭证和银行录像,原告在发现借条不见后,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其中的书证、证人证言、视听资料已形成了一个证据锁链,本院钟新秋法官的调查笔录、被告母亲的通话录音、被告妹妹的通话录音以及法院的调查笔录中均有“原告借给被告100000元,原告将被告打的借条遗失后,要求被告补借条,被告担心补了借条后怕原告找被告要200000元,一直拒绝补借条”的证词。被告提出原告所汇的100000元是原告自愿给被告的,但被告没有提供有效证据予以证实,被告不能证明本案款项是赠与或者是赔偿,而原告的借款陈述和相关证据更符合常理,故对被告的抗辩理由,本院不予采信。综上所述,原、被告之间借款事实确实存在,双方已形成了借款合同关系,被告应当按照合同所约定的时间返还借款。由于原告没有提出约定利息的相关证

据,故本院对原告所主张的利息部分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一十条、第二百一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限被告郭xx在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偿还原告胡xx借款100000元;

二、驳回原告胡xx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迟延履行给付义务,则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诉案件受理费2460元,由被告郭xx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南省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员 李 贺 雄

二O一一年七月十四日

书 记 员 刘 凡

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二百一十条 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自贷款人提供借款时生效。

第二百零六条 借款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期限返还借款。对借款期限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借款人可以随时返还;贷款人可以催告借款人在合理期限内返还。

第二百一十一条 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对支付利息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视为不支付利息。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约定支付利息的,借款的利率不得违反国家有关限制借款利率的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九条 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第三篇:《如何认定夫妻共同债务》

原告:杨某荣。

被告:杨某。

被告:周某新。

渝水区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杨某向杨某荣借款共计25万元。分别为:2004年7月25日借款10万元,杨某分别向杨某荣出具一张8万元借条、2万元借条予以确认;2007年8月1日借款10万元,杨某向杨某荣出具借条一张予以确认;2008年11月19日借款5万元,杨某未向杨某荣出具借条。上述借款,双方均未约定借款期限、借款利息。此后,杨某荣向杨某、周某新催还未果,为此,杨某荣诉至法院,要求判令杨某、周某新共同返还借款本金人民币25万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

【审判】

渝水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属民间借贷纠纷。杨某荣与杨某间借贷关系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属合法有效的民事行为。杨某向杨某荣借款25万元,双方未约定借款期限,杨某荣可要求杨某随时归还,故对杨某荣要求杨某归还借款25万元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因周某新与杨某

系夫妻关系,且该借款系杨某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所借,依法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故对杨某荣要求周某新承担共同还款责任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之规定,判决:杨某、周某新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归还杨某荣借款二十五万元。

一审宣判后,周某新不服一审判决,向新余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称: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有误。杨某荣与杨某是亲父子关系,杨某荣诉称,2004年7月25日至2007年11月19日,分四次借25万元人民币给周某新和杨某,周某新并不知情;杨某与周某新系夫妻,对于这几次非日常开支的巨额借款,杨某荣要求杨某出具借条,却不要求周某新在借条上签名,且一直不告知周某新,不符合常理;杨某荣与杨某对借款原因各执一词,一审法院对杨某借款装修房屋答辩理由不予采信,但对杨某荣诉称借款经营却无理由和事实根据予以支持,显属错误;杨某荣起诉时出具借条四张,但其中2007年11月19日金额为5万元的借条时间与银行凭证记载的交易时间2008年11月19日不一致,其代理人即改口辩称2007年11月19日的借款金额已归还,亦属荒谬。

二、一审判决定案证据不足且存在重大问题。杨某荣向一审

法院提交的三张金额分别为8万元、10万元、5万元的银行凭证存在重大瑕疵,不能单独成立,亦不能与借条相互印证;且该三张银行凭证均是复印件,其中加盖的印章不符合银行规定,不能证明该凭证的真实性;同时,对于2万元的现金借款也不能作出合理说明。三、一审法院审理本案时举证责任分配不当,明显偏袒被上诉人。周某新在法定时间内提出了鉴定申请,交纳了鉴定费用,完成了申请鉴定人的义务,而杨某荣在一审法院征求意见时以各种莫须有的理由不同意鉴定,致使鉴定无法进行,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然而一审法院却将终止鉴定的原因归咎于周某新,这对于周某新是极不公平的,请二审法院予以纠正。四、杨某荣的诉请已超过诉讼时效。杨某荣诉称的最后一笔借款时间为2007年11月19日,同时诉称多次找杨某、周某新要求归还借款,可其却没有诉讼时效中断事由的证据,因此假设该借款事实存在,杨某荣于2010年4月向周某新主张权利已超过诉讼时效。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证据不足,程序违法,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驳回杨某荣的诉讼请求;本案所有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杨某荣答辩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杨某、周某新夫妻向杨某荣借款的原因是需要钱装修,进行资金周转。关于2007年11月19日的借款,因为杨某的外公病重,

已归还了5万元。关于2007年8月1的10万元借款,因银行的内部管理问题导致发生日期有出入,与杨某荣无关。关于鉴定申请,一审法院充分尊重其诉讼权利,准予其鉴定,但是周某新在规定的时间内不缴纳鉴定费用,因此一审法院中止鉴定符合法律规定。杨某荣与杨某转帐是基本事实,周某新予以认可,但是其仅认可存在转款,认为不存在借款的关系,那么周某新应该承担此举证责任。关于借条只有杨某签字的问题,因在杨某与周某新此前的离婚诉讼中,其提供的借条亦只有单方签字,应以共同标准对待同等事情。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维持一审判决。

杨某答辩称:一审判决的事实依据确凿。关于25万元借款的问题,虽然跨了四年,但是只有两个时间节点,而且数目较大,根本不存在周某新不知情的情况。第一次借款是2004年在苏州买房和装修,第二次借款是2007在杭州买房和装修。关于5万元的借款,因2008年春节杨某外公病重,急需用钱,故先还了5万元。关于父母是否追讨的问题,从2004年借款开始,每年回来父母都问过这个事情。关于银行转帐凭证出现的小问题,也不能反驳转账事实的存在。

二审审理过程中,周某新申请对杨某荣向一审法院提交

的两张借条(即2004年7月25日金额为8万元和2007年8月1日金额为10万元的借条)的形成时间进行重新鉴定和三张银行凭证原件进行比对。关于两张借条字迹的形成时间问题,经各方当事人同意,法院依法委托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该鉴定中心于2011年11月20日作出《退案说明》,载明:依据检验结果,不能确定该两张借条字迹的形成时间。关于三张银行凭证的真实性问题,法院分别于2011年9月6日、2012年2月9日前往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新余团结路支行(以下简称团结路支行)进行查询,团结路支行向本院出具两份《回执》,载明:杨某荣向法院提交的三张盖有我行核算章的业务凭证与银行原始凭证核对无异。其中,2004年7月25日取现金8万元整后,又以现金方式存入杨某的外地银行帐户内;2007年8月1日杨某荣通过汇款转帐方式至杨某10万元整;2008年11月19日杨某荣通过汇款转帐方式至杨某5万元整。

周某新二审提交的证据材料有:1、杨某起诉离婚的《民事起诉状》一份;2、《民事判决书》一份,旨在证明杨某在与周某新的其他案件诉讼中未提及本案所涉的财产纠纷,杨某此举不可理解。杨某荣、杨某对该两组证据的真实性均无异议,但认为杨某与周某新的离婚诉讼并不影响双方对杨某荣债务的承担。法院对该两组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但因

该两组证据与本案诉争的借款是否存在无直接关系,故对其所证明的关联性不予采信。3、江西求实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情况说明》一份,旨在证明周某新已经江西求实司法鉴定中心同意并向该鉴定中心交纳了12000元鉴定费用。该组证据符合证据的三性特征,依法应予采纳。

杨某荣、杨某未向二审法院提交新的证据材料。

新余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本案属民间借贷纠纷。关于本案诉争的借款是否存在的问题,本案中作为出借人的杨某荣与借款人杨某系父子关系,本身存在一定的利害关系,故作为原告的杨某荣对于双方借贷关系的成立应承担较为严格的举证责任。对于2004年7月25日8万元和2007年8月1日10万元的两笔借款,杨某荣向法院提交了借条和相应的银行转款凭证予以证明,团结路支行亦出具两份《回执》对此予以进一步确认,而周某新未能提供充分的证据对此予以推翻,故对于该两笔借款的存在,予以认可。对于2004年7月25日现金2万元的借款,因杨某荣仅向法院提交了一份借条,其未能提供相应的资金来源和给付凭证,不予认定。对于2008年11月19日5万元的借款,因杨某荣未能提交借条凭据予以证明,亦未能对此作出合理说明,法院难以确定其真实性,故对于该笔5万元的借款,亦不予以认可。

因此,一审法院认定杨某向杨某荣借款25万元的事实有误,应予纠正。关于周某新应否承担还款责任的问题,因杨某的18万元借款系其与周某新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所借,根据婚姻法的相关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情形的除外。现本案中无证据证明该18万元借款属于杨某的个人债务,或者债权人明知夫妻双方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就所得财产归各自所有。因此,该18万元借款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由杨某和周某新共同偿还。对于周某新提出杨某荣的诉请已过诉讼时效的上诉主张,因本案的借贷双方并未约定借款期限,故该上诉理由不成立,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认定的部分事实不清,依法应予改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第一百五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之规定,判决:

一、撤销原判;二、上诉人周某新、被上诉人杨某归还被上诉人杨某荣借款一十八万元。

【评析】

近年来,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问题日益成为司法实践难点之一。根据《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该按夫妻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19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此条规定将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的方法,这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保护债权人的利益,也易于操作,但却忽略了对夫妻关系中无辜一方合法权利的保护,面对复杂的社会现实,明显过于苛刻,这给某些居心叵测的当事人提供伪造债务的可乘之机,使婚姻充满风险,在利益权衡上过于倾向债权人,有可能严重损害了夫妻一方作为弱者(多数情况下是妇女)的民事合法权利。

在司法实践中,经常遇到一方主张有夫妻共同债务,并出示其单方所书的欠条作为证据,但有些案件中的债权人常常是该方当事的近亲属,该方在主张共同债务时,亦缺乏借款事实的其它辅助证据,如没有转帐证明、取款证明,也没有借款用于家庭生活的证据等。本案即存在此种情况,而对此类债务的认定,亦存在不同的观点:一种观点认为,有的法官认为,凡以一方名义出具借条,没有其它证据能辅佐证

明债务的存在及用途,对方又不承认知晓该债务,而债权人又为主张债务方当事人的亲属的,均应认定为一方个人债务。另一种观点认为,从日常的生活逻辑来说,案件当事人向自己的亲属借钱,常常不好意思要求打借条,尤其是向直系近亲属借钱的情况,当夫妻间发生离婚诉讼时,债权人只好补借条,为保护债权人的利益,依据《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除非另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的情形。

那么,对于此种情况下,认定夫妻共同债务的标准是什么?主张存在夫妻共同债务的一方当事人的举证责任是什么?不认可夫妻共同债务一方当事人的举证责任又是什么?笔者认为可从以下两方面进行分析:

1.明确夫妻共同债务的含义和范围

夫妻共同债务是指,夫妻双方因婚姻共同生活需要以及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履行法定抚养义务所负的债务。在债务认定问题上,应当从《婚姻法》的立法本意出发,并结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理会案件处理财产分割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17条,及《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

二十四条规定来做实质上的分析,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的范围可以包括:(1)夫妻共同举债所产生债务(即使没有用于家庭生活);(2)夫妻以一方名义所借债务,确实用于共同生活所需(即便另一方不同意或是不知道),(3)夫妻为履行法定义务所产生的债务,比如赡养父母、抚养子女。(4)为支付夫妻一方或双方教育培训费用所产生的债务;(5)夫妻一方从事生产经营活动,所获收益用于家庭开销,并且以一方自然人名义所负的债务。(6)夫妻之间约定为共同债务的债务。

2. 确定主张夫妻共同债务的举证责任

相对于夫妻之间的离婚诉讼,在债权人主张某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的诉讼中,常常列夫妻为双方为共同被告,假如夫妻此时正处于离婚纠纷中,就可能两被告的答辩意见完全不同。对于以一方名义所负的债务,名义举债方常常答辩认为该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另一方配偶则主张该债务虚假或不是夫妻共同债务。此时,债权人应当承担债务真实发生的举证责任,而不需要举证证明此债务为夫妻债务,因为对于债权人来说,要求其证明债务用于夫妻家庭生活是极其困难的。然后,再根据《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的规定,由作为被告之一即否认夫妻共同债务的一方承担起此

第四篇:《法学前沿(一)》

第五篇:《原告周厚云与被告段志锋、蒋青民间借贷纠纷一案》

原告周厚云与被告段志锋、蒋青民间借贷纠纷一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0)祁民一初字第1004号

民事判决书

原告周厚云,男。

被告段志锋,男。

被告蒋青,女。

原告周厚云与被告段志锋、蒋青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于2010年9月1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何京平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周厚云、被告段志锋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蒋青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周厚云诉称,2009年3月31日,被告段志锋、蒋青借原告现金90万元。2009年10月14日被告偿还本金60万元;2010年7月18日偿还利息11万元。现两被告尚欠原告借款本金30万元,利息19万元。原告多次向二被告催收未果,请法院判令二被告立即还本付息。

原告为支持其诉请,向本院提供了以下证据:

1、被告段志锋、蒋青于2009年5月12日出具的借款保证书一份,拟证实二被告借原告现金人民币90万元的事实。

2、被告段志锋出具的欠条一张,拟证实2010年7月18日,二被告尚欠原告借款本、息共计60万元,并约定本金在2010年7月23日前偿还,利息在2010年11月23日前偿还的事实。

3、原告提供的短信内容打印单一张,拟证实被告愿意承担转贷花费十二万元。

被告段志锋辩称,借原告周厚云现金90万元,除去偿还的本息后,尚欠原告借款本金30万元、利息19万元属实。因目前资金周转困难,暂无偿还能力,请原告准予被告延期还款。

被告段志锋没有向本院提供证据。

被告蒋青未提出答辩,亦未向本院提供有关证据。

被告段志锋对原告周厚云提供的1、2、3项证据,没有异议。被告蒋青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视为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放弃质证权。

本院依照证据规则,结合原、被告的质证意见,对原告提供的证据认证如下:

原告周厚云提供的第1项证据,系二被告段志锋、蒋青出具的借款保证书,二被告以其共有的房屋(XX饭店资产)担保,借原告周厚云现金人民币90万元,约定借期一个月。二被告逾期未还,直到2009年10月14日才还款60万元。有二被告的签名,被告段志锋对该证据没有异议,本院采信。原告提供的第2项证据,即2010年7月18日,被告段志锋与原告周厚云就借款进行利息结算,被告段志锋出具了欠条,即欠原告借款本金30万元、利息30万元。被告段志锋对该证据亦没有异议,本院对其采信。原告提供的第3项证据,即短信内容打印件,被告段志锋对此证据亦没有异议,本院采信。

根据采信的证据,结合原、被告的陈述,对本案事实认定如下:

2009年3月31日,被告段志锋、蒋青以其共有的房产(Xx饭店资产)担保,向原告周厚云借款90万元,约定借期一个月。二被告逾期未还,于2009年5月12日补借条一张,并偿还60万元本金,口头承诺自借款之日起按月息30‰的利率标准向原告支付利息。2010年7月18日,原告周厚云与被告段志锋进行借款结算。结算后,被告段志锋出具欠条一张,即欠原告借款本金30万元,利息30万元。双方约定本金应于2010年7月23日前归还,利息在2010年11月23日前归还。出具欠条后的当天,被告段志锋又偿还

了原告周厚云的借款利息11万元。现二被告共欠原告借款本金30万元,利息19万元。原告多次催收未果后,向本院起诉,要求二被告立即还本付息。

本院认为,原、被告的借贷关系事实清楚,借贷关系成立。二被告应当按约定偿还原告的借款,并承担利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限被告段志锋、蒋青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十日内偿还原告周厚云借款本金30万元,利息19万元。

若二被告不按判决确定的日期履行给付义务,应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8650元,减半收取4325元,由二被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南省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员 何京平

二O一一年五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桂冠宇

第六篇:《赵xx诉杨x民间借贷纠纷一案》

赵xx诉杨x民间借贷纠纷一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2)长中民二终字第0312号

民事裁判书

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长中民二终字第0312 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杨x,女。

委托代理人彭xx,湖南xx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赵xx,女。

委托代理人罗xx,湖南xx律师事务所律师。

赵xx诉杨x民间借贷纠纷一案,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于2011年11月8日作出(2011)天民初字第1143号民事判决,杨x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该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赵xx与杨x系同学关系。2009年11月,杨x向赵xx借款。赵xx欲将当时尚欠按揭款人民币90 000元未偿还的自有房产(产权证号:长房权证雨花字第00330879号)向银行申请贷款。杨x代替赵xx偿还该房按揭人民币90 000元,赵xx即将前述房产抵押给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长沙市南门口支行贷得款项人民币270 000元,之后赵xx将该内含270 000元的贷款存折交给杨x使用。2010年4月份,杨x出资将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长沙市南门口支行以赵xx的名义贷得的上述款项人民币270 000元提前归还。2010年4月29日赵xx将前述自有房产抵押给长沙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贷得款项330 000元,之后将该内含330 000元的贷款卡号为0406292370xxxx的存折

交给杨x使用。该笔贷款于2011年4月到期后,赵xx又以借新还旧的方式重新帮助杨x将该笔贷款延期至2012年4月。从2011年5月份起杨x在使用该笔贷款时未按时向长沙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归还贷款本息。

2010年4月29日,赵xx向长沙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贷款的同时,向长沙银行申办一张信用额度为人民币50 000元,卡号为622900650061xxxx的信用卡借给杨x使用。

2011年5月15日,为明确双方的债权债务关系,杨x在其长沙市开福区xx路xx号xx大厦xx室的家中向赵xx出具了借款金额分别为330 000元、50 000元的两张借条。从2011年5月份起杨x在使用该信用卡时未按时向长沙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归还贷款,至2011年7月28日止,赵xx共为杨x向长沙银行归还在该信用卡上透支的人民币49 550元。

2009年12月3日,杨x向赵xx借款本金100 000元,双方口头约定一个月的利息为10 000元,杨x向赵xx出具了一张“今借到赵xx拾壹万元整”的借条。赵xx通过上述方式共计借给杨x本金人民币479 550元,另外,其中330 000元的借款,赵xx于2011年5月26日,2011年6月21日、2011年6月27日、2011年7月24日分四次共计向长沙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支付贷款利息6 300元。扣除杨x曾为赵xx代为偿还的按揭款90 000元,杨x共计尚欠赵xx借款本金389 550元及借款利息损失6300元。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属民间借贷纠纷。杨x向赵xx出具了借条,是对双方债权债务关系的确认,赵xx向杨x提供了借款,杨x理应在赵xx催收后的合理期限内如数予以归还。现杨x拖欠赵xx借款不予归还系违约行为,侵害了赵xx的合法权益,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现赵xx要求杨x偿还借款本金 389 550元的诉讼请求,本院依法予以支持。杨x在使用330 000元的贷款时,因从2011年5月份起未按时向长沙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归还贷款利息,致使赵xx在向该行偿还该笔贷款时,赵xx共向银行支付了利息6 300元,对

该利息损失,赵xx要求杨x支付,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对赵xx的其它诉讼请求,本院依法不予以支持。被告杨x将钱转借给其朋友解xx,并没有经过赵xx的同意,也没有赵xx的授权,故解xx与本案赵xx之间不存在借贷关系。对杨x“其没有向赵xx借款,真正的借款人是解xx”的辩驳观点,本院依法不予以采纳;对杨x“2011年5月15日出具给赵xx的两张借条系赵xx及其丈夫胁迫被告所写”的辩驳观点,因证据不足,本院依法不予以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杨x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偿还赵xx借款本金389 550元;二、杨x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赔偿赵xx的银行借款利息损失6 300元;

三、驳回赵xx的其它诉讼请求。如义务人未在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内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则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7 300元、财产保全费2 770元、共计10 070元,由赵xx承担270元,由杨x承担9 800元。

杨x上诉称,1、原审认定事实错误。本人虽两次向被上诉人出具三张借条,实际借款人是解xx,且解xx认可;2、上诉人于2011年5月14日出具两张借条,系被胁迫所致,应认定无效。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驳回被上诉人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赵xx答辩,1、一审庭审中解xx表示他确实通过上诉人向被上诉人借钱,并承认10万元是在上诉人手中拿的,上诉人借款10万元事实非常清楚。2、关于分别为33万元与5万元两张借条,上诉人称的被胁迫纯属虚构,从报警记录来看并无体现上诉人的主张;从银行调取的取款记录中有杨x本人签字,而无赵xx签字;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原判应予以维持。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相同。

本院认为,赵xx应杨x的要求,以自己的房产抵押向银行贷款33万元和办理额度5

万元的信用卡交杨x使用,事后由杨x出具借款33万元和5万元借条两张,系双方对借贷关系的确认,合法有效;杨x向赵xx出具借款11万元(实际为10万元,利息1万元),虽该款实际使用人是解xx,但解xx与赵xx没有借贷关系,该借款10万元应当由杨x偿还。杨x上诉提出,本人虽两次向被上诉人出具三张借条,实际借款人是解xx,且解xx认可。经查,解xx认可杨x向赵xx所借10万元是其实际使用,但借条系杨x对赵xx出具,双方借贷关系产生,与实际用款人无关。该借款应当由杨x偿还;另外两张借条解xx并没有认可,故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杨x上诉提出,2011年5月14日出具两张借条,系被胁迫所致,应认定无效。经查,因赵xx以自己的房屋作抵押向银行贷款33万元的活期存折和已自己名义办理额度5万元的信用卡交给杨x使用,当时没有打借条,贷款到期银行已向赵xx催款,赵xx及其丈夫及朋友经多方寻找,2011年5月15日在杨x家中找到杨x,杨x出具了两张33万元和5万元借条,当时赵xx报了110,民警到了现场,没有受到胁迫相关证据。且根据一审开庭笔录,杨x承认赵xx贷款33万元将活期存折及信用卡交给了自己。所补借条是对双方借贷关系的确认,合法有效。该上诉理由亦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处适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受理费7300元由杨x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赵 建 刚

审 判 员 符 建 华

代理审判员 左 武

二O一二年六月十三日

书 记 员 蒋 睦 家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 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

第七篇:《向吉飞与李培全民间借贷纠纷一案》

向吉飞与李培全民间借贷纠纷一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09)怀中民再终字第5号

民事判决书

抗诉机关:怀化市人民检察院。

申诉人(原审原告):向吉飞,男,1952年2月21日生,土家族,职工,住怀化市电信局宿舍。身份证号码433024195202

210193。

被申诉人(原审被告):李培全,男,1940年9月12日生,汉族,退休干部,住溆浦县江口镇上街408号。身份证号码43

3024194009120191。

委托代理人:李燕,女,住怀化市鹤城区实验学校宿舍,系李培全之女。身份证号码433024196905120201。

向吉飞因与李培全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湖南省溆浦县人民法院(2006)溆民一初字第549号民事判决,向检察机关申诉。怀化市人民检察院于2008年6月30日作出湘怀检民行抗字[2008]第3号民事抗诉书,向本院提出抗诉。本院于2008年7月11日作出(2008)怀中立民终字第30号民事裁定,提审本案。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9年4月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怀化市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舒怡出庭,向吉飞、李培全的代理人李燕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06年7月17日,一审原告向吉飞起诉至溆浦县人民法院称,被告李培全1995年4月向其借款15000元在本县小江口办农场,约定三个月后还款,借款到期后经多次催被告还款,被告至今分文未还。请求人民法院判令被告偿还借款本息共计31000元,并承担

案件的一切诉讼费用。李培全辩称,先后分二次到向吉飞处借款15000元是事实,但借款时没有约定利息,所以不承担利息。

溆浦县人民法院一审查明:1995年李培全因在本县小江口乡搞林业开发找到邻居向吉飞借款,向吉飞分二次共借给李培全现金15000元,当时双方没有约定利息,口头约定几个月还款。1996年向吉飞所住地方涨水,借据丢失。2004年3月10日,向吉飞找到李培全要求还款,并说明借据因家中涨水丢失,李培全遂补写了借据给向吉飞,同时双方依旧没有约定利息和还款期限,时至向吉飞向本院提起诉讼时止,李培全未还钱给向吉飞。上述事实,有经一审法院庭审质证的2004年3月10日李培全出具给向吉飞的借条等证据证明。

溆浦县人民法院一审认为:被告李培全向原告向吉飞借款并出具借据,原、被告的民间借贷关系成立,被告理应偿还借款。本案中被告先后两次出具给原告的借据中双方均没有约定利息。故原告要求被告承担利息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条、第一百零八条之规定,判决限被告李培全在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偿还原告向吉飞借款人民币15000元,逾期不付,则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二条处罚。案件受理费610元,由被告李培全承担。

怀化市人民检察院抗诉认为:一审判决以被告出具给原告的借据中双方均未约定利息为由,不支持原告对被告的利息诉求是错误的。首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23条规定,公民之间的定期无息借款,有约定偿还期限而借款人不按期限偿还,出借人要求借款人付利息,应当予以准许。其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第九条规定,公民之间的定期无息借款,出借人要求贷款人偿付逾期利息,可参照银行同类贷款的利率计息。据此,被告李培全应当偿付原告向吉飞的逾期贷款利息。溆浦县人民法院在该案一审判决中不支持原告向吉飞利息诉求属适用法律错误,应当在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条、第一百零

八条的同时,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23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第九条之规定。

本院再审过程中向吉飞称,溆浦县人民法院的判决只判归还本金没有判息是错误的。被申诉人辩称:向向吉飞借款时没有约定还款期限及利息,特别是2004年3月,向吉飞要求我补借条时都没有主张过该借款应该承担利息,只是写明借款本金,没注明利息。一审判决后,向吉飞在法定期限内未提起上诉。检察院的抗诉理由不成立,请求法院驳回抗诉,维持原判。

本院再审查明:2004年3月10日,李培全为向吉飞出具了内容为“今借到向吉飞同志现金人民币壹万伍仟元(15000)整。前面条字做费(废)无效,以此条为准”的借据,并给向吉飞写了一封内容为“吉飞同志:您好!你来信收到,关于你提到在江口信用社借款壹万伍仟元的问题,我对你的心理完全理解,我准有计划的分期分批还你的款,请原谅。培全,2004年3月10号”的信。溆浦县人民法院认定的其他事实正确,本院再审予以确认。上述事实,有经原一审、再审质证的李培全2004年3月10日出具给向吉飞的借据和写给向吉飞的信等证据证明,足以认定。

本院再审认为:被申诉人李培全向申诉人向吉飞借款并出具借据,双方之间的民间借贷关系成立,被申诉人理应偿还借款。向吉飞与李培全的借贷事实虽然发生在1995年,但当时双方并未约定借款利息和具体的还款期限,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21条的规定,向吉飞有随时要求李培全偿还借款的权利。2004年3月10日李培全出具给向吉飞的借据中,双方虽然仍未约定借款利息和还款期限,但从当天李培全写给向吉飞的信中,李培全计划分期分批还款的意思表示证明,2004年3月10日向吉飞向李培全提出了还款催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

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23条规定“公民之间的无息借款,有约定偿还期限而借款人不按期偿还,或者未约定偿还期限但经出借人催告后,借款人仍不偿还的,出借人要求借款人偿付逾期利息,应当予以准许。”因此,李培全应当支付自2004年3月10日起至本金偿还之日止的利息,比照银行同类贷款利率计息。综上,怀化市人民检察院抗诉要求法院支持向吉飞对李培全利息诉求的理由成立,本院予以采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六条第一款、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21条、第122条、第123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溆浦县人民法院(2006)溆民一初字第549号民事判决;

二、加判李培全应偿付向吉飞自2004年3月10日起至借款本金偿还之日止的利息,按银行同类贷款利率计息。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蒲 少 良

审 判 员 张 在 和

审 判 员 曹 阳

二00九年五月二十七日

代理书记员 谌 庆 庆


编辑提醒:请注意查看“补借条”一文是否有分页内容。原文地址http://www.fzsjob.com/a/2014-07-07/bjt4830.html

    更多相关文章

    注:补借条一文由热点资讯免费提供,来源于网络。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转载引用时保留。否则因《补借条》一文引起的法律纠纷请自负,2014-07-07。

    热点文章